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四川白癜风主要症状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12:12:1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四川白癜风主要症状,大石桥白癜风医院,上海白癜风医院,上海白癜风传染么,福建治愈白癜风,安徽白癜风能治好吗,可以根治白癜风权威的设备

  

女记者遭家暴致死。咏梅还说,红梅更害怕因为离婚金柱会报复自己的家人,“红梅跟我说过,如果跟金柱离婚,金柱首先会杀了儿子,然后是岳父岳母一家。”她们的父亲哈斯生卜尔还曾经为他们两口子吵架的事,在枕头底下放过铁器,用来自卫,“我们都很害怕”。

和咏梅、红梅在同一办公室的杭锦旗广电中心蒙语编辑部主任莎日娜告诉记者,红梅还怕离婚后,金柱会喝酒喝死;金柱还要在社会上混,如果报了警,会让他很没面子,难以生存。

喝酒误事

红梅的好友巴音花日说,除了家暴,金柱赌博还欠债,让红梅还。金柱家则否定了这个说法,称金柱没有赌博、在外欠钱。

2015年11月4日,金柱曾让父亲道布庆巴图抵押房子向大众村镇银行贷款10万,借贷期一年。道布庆巴图称,“当时是红梅要用钱,金柱跟我提的,他签的字,我和他妈妈做的担保。出事到现在,钱还是我们在还着,但贷款具体用来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金柱的妹妹萨日娜觉得,哥哥不喝酒吵架的时候,还是很孝顺父母的,每月5000多元的工资都给红梅。

萨日娜回忆,案发前几天,红梅感冒输液,下午自己一直和金柱在一起,金柱在电话里还跟红梅说,输完液别动,等着他去接。

案发后,刑侦大队郭玉捷与金柱有过20多次接触。在谈到自己与妻子的关系上,金柱非常肯定自己跟妻子很相爱,关系挺好,不然怎么会一起生活了15年。

作为办案人员,郭玉捷调查过金柱的生活关系。金柱单位的人评价他耿直、仗义,给人借个钱帮个忙什么的,他都挺乐意,就是爱喝酒,“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就是喜欢喝酒。”郭玉捷记得,案发后金柱很后悔,说自己喝酒误事。

郭玉捷直接问过金柱,是否怀疑过红梅?金柱回答,没有。但是,案发那天,红梅半夜十一二点不回家、打电话关机,并跟外人应酬,金柱为此很恼火。“感觉金柱心里挺矛盾的”,郭玉捷说。

2016年4月2日,金柱去办理住房公积金贷款,被银行告知办不了,后来才知道红梅瞒着他已经用公积金贷款买了房,给自己父母住。萨日娜说金柱知道后,也没怎样,他觉得孝敬父母能理解,就是认为红梅不该瞒着他。

咏梅也称,红梅家经济条件不好。两人的实际财产就是一辆车,一分钱存款都没有,日常生活十分拮据。

3月25日,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看守所,记者和萨日娜、金柱的朋友巴特尔、额尔德木图等人冒雪探视。

当金柱被记者问道:“到底是什么矛盾导致的家庭暴力和破裂”,他回答“都是家庭琐事”。“你有没有赌博欠了外债,让红梅来还?”,他回答,“没有没有,我挣的才多少工资,哪来钱赌博?”

在给家人的信里,金柱写道:“我对于今天这样的判决,心里是有准备的,儿子犯法理应去面对,但我没想到来的(得)这么突然,判的(得)这么重。不过我真的希望你们不要为我难过,为我操心了,比起红梅的命,我这又能算得了什么,换了当初死的是我,你们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上诉

2016年11月29日,红梅的父母和他们2004年出生的外孙那日松(红梅父亲为法定代理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追究被告人金柱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索赔抚养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45万余元;上述赔偿金,第三人金柱的父亲母亲承担连带责任。

12月20日上午9点,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

2017年3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宣判,金柱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金柱与被害人红梅结婚后,因酗酒的恶习,多次对被害人进行家庭暴力,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性大,应予严惩。一审判决金柱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庭上,金柱一方的辩护律师称,2016年4月6日,因被告人差不多喝了两瓶酒,失去自控能力,严重醉酒失忆,被告人对案发当日下午的具体情形已无法回忆,被告人在定罪事实面前并无主观预谋,请求二审法院在量刑事实上从轻、减轻对上诉人的刑罚处罚。

红梅的父母聘请的代理律师曹春风认为,在少杀慎杀、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下,这一类家暴案件即使是致人死亡的,只要能获得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属的原谅,积极赔偿,认罪态度较好,法院一般不会做出死刑判决。

但是,曹春风说,金柱在法庭上只辩称自己喝酒喝断片了,并且没有积极赔偿、寻求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故获重刑。另外,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金柱的父母从头到尾没有露过面。因此,具体到此案,围绕证据与事实,从法理、事理、法律条文规定上综合来看,罪罚均衡。

关于金柱的“冷漠”,在金柱妹妹萨日娜看来,事情发生后,金柱整个人的状态一直沉浸在痛苦里,“先是怎么也不相信红梅没了,后来是悲伤,再后来整个人都麻木了”。

萨日娜回忆,一审中,当金柱听到儿子那日松对他的起诉,她从金柱的背后看到哥哥的双肩在抽动。

3月28日,距离上诉最后期限日还剩2天时,金柱还是决定上诉。下午3点,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金柱的父亲道布庆巴图、母亲德力格尔玛递交了金柱签过字、按过手印的上诉状。

上诉人认为,一审量刑过重,上诉人具有从轻或减轻刑事处罚的情节。比如,上诉人没有前科劣迹,主观恶性不大,且本案因婚姻家庭矛盾引起;一审判决对部分证据的认定不严谨,判决前媒体过多介入,对判决可能产生影响。

判决出来的时候,金柱和红梅的儿子那日松问咏梅,什么是死刑、什么是死缓?咏梅告诉那日松:“2年以后,你爸爸再也出不来了,就在监狱里给你妈赎罪。从此你不用害怕了。”

咏梅说,希望金柱永远在监狱里待着出不来,一辈子饱受牢狱之苦。为了不和金柱合葬,红梅的骨灰已经被撒掉,她会记着地方,每年清明时,带那日松去看看妈妈。

事发后,那日松跟随姑姑萨日娜生活将近8个月。2016年11月中旬,被外婆一家突然带走。现在,姥爷哈斯生卜尔说那日松“学业成绩有点太差”,每天都会给他补习。姥爷还会把这一年里所有关于金柱和红梅的报道留存下来,等那日松长大后给他看,告诉他父母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金柱的母亲德力格尔玛说,金柱犯下的罪该他承担的一定得承担,不过她想让大家知道,儿子金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至于金柱托付自己照顾家人的事情,妹妹萨日娜是这样回答金柱的,“你要自己出来做到。”

4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回复金柱家人,称上诉已受理,并可以提供援助律师。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商河白癜风